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不能再捂了  

2014-08-17 17:58:11|  分类: 國內經濟綜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不能再捂了

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不能再捂了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发布时间:2014-08-17 来源:联合早报网 类型:时事评论刘英团

“许多地方债务问题快捂不住了。”一位银行部门省级分行的领导说。中国《经济参考报》的记者近日分赴中国东、中、西部十个省、市、自治区采访发现,部分地区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收入增速不断下降、发展方式转变缓慢,债务问题因此凸显。

与此同时,伴随土地及房地产市场的陡然降温,过去借债发展、靠地还债的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一些地方的债务风险迅速积聚。

随着债务进入集中还款期,部分地区对土地更为依赖,逆市场形势加速卖地步伐;银行等金融部门因担忧地方债风险,对政府贷款往往“明松暗紧”,致使不少地方“腹背受敌”。

中国地方政府负债已积重难返,甚至陷入“挖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之中。数据显示,截至2013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 .8859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 .6655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393万亿元。部分省本级债务借新还旧数额较大。20136月底至今年3月底,九个省本级为偿还到期债务举借新债579.31亿元,但仍有8.21亿元逾期未还。

中国国家审计署财政审计司四处处长雷达说,地方债风险虽然总体可控,但由于全国财政收入不可能打通使用,并不排除相当一部分地区存在风险。

地方政府债务缠身,导致了诸多不良后果,甚至成为威胁中国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头号杀手”。数据显示,一些省市财政收入中非税收入占比高达三成。在原有举债、融资、投资、建设模式无法持续时,很多县市区财政不得不依靠财政“空转”、税收“过桥”、征过头税来完成指标。部分债务问题突出的地方,“旧债还不起,新债借不到”的尴尬处境,让政府的资金链面临严峻考验。

在一些政府债务风险突出的地方,债务问题和局部经济下行互为因果,中国多年来行之有效的“投资拉动”难以为继。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探至近13年来的新低。有报道称,就因为财政补贴不到位、银行利息还不起,当地自来水公司甚至中止向部分区域供水,政府被迫急调数十辆水车应对。

中国地方债务的影响是深层次和多方面的,一旦崩盘,不但地方经济发展会面临停滞,许多项目也会半途而废,甚至会使消费价格指数、房价等在若干年内保持高位运行。破解地方债风险,关键还是要改革,一是提高地方财政及债务信息透明度、法制化,引导和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发展,使地方债处在合理、可控的水平;二是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管理制度,确立适当的监测体系和风险控制标准,采取合理的措施和手段严防产生新的不合理债务,建立科学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机制,确保落实偿债资金来源,建立偿债资金来源机制和偿债准备金制度;三是“关后门”、“开前门”。

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提出得“治存量、开前门、关后门、修围墙”十二字方针就很好,“治存量”重在对现有的贷款进行监控和调研,以确定其可能存在的债务违约风险;“开前门”指中央应允许地方政府举债,以使其能筹集资金进行地方建设;“关后门”是指国家应该加强对地方预算执行的监控,各级政府在正常情况下应该严格按照国家有关的法律进行财政操作;“修围墙”则是指配套的法律法规应该尽快地出台,以完善相关领域的立法。

“十个茶壶七个盖,许多地方债务问题都快捂不住了。”正如一位银行部门省级分行的领导所感叹的:“由于风险监管要求很严,现在银行跟地方政府只能握手不敢拥抱。”这就是地方债,乃至地方财政正在遭遇的窘境,“堵住有点像鸵鸟政策,简单的堵没有多大的作用”。这也意味着,地方政府“有条件”的自主发债已势在必行。

2011年中国财政部许可部分地方政府自行发债之后,截至目前已有上海、浙江、广东、深圳、江苏、山东、北京、青岛、宁夏、江西省等10个省市参与试点。其中,最大的突破是《2014年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办法》第二条规定,“试点地区在国务院批准的发债规模限额内,自行组织本地区政府债券发行、支付利息和偿还本金的机制。”从财政部“代发”到“自发自还”,地方政府自主发债的大门正在逐步的打开,允许更多地、有条件的地方政府自主发债的时机已经成熟,也势在必行。

作者是中国法律从业人员,独立时政财经评论员。

地方债务的真正风险何在

发布时间:2010-06-05 来源:南方网 类型:时事评论

叶檀 财经观察员

地方债务在短短几个月内,从4万亿飙升到7万亿,这是去年大规模信贷扩张的后果。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银监会召开的2010年第二次经济金融形势分析通报会议上介绍说,至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7.38万亿元,同比增长70.4%,占一般贷款余额的20.4%。全年新增贷款3.05万亿元,占全部新增一般贷款的34.5%。来自银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到去年5月末,全国各省、区、直辖市合计设立8221家投融资平台公司,其中县级平台多达4907家。而从地方平台公司贷款债务与地方政府财力对比看,债务率为97.8%,部分城市平台公司贷款债务率超过200%

任何能够确定的风险都是可控的,最让人担心的是不可控、不可知风险,如恐怖袭击和金融机构表外资产。金融危机之后,黑天鹅理论大行其道,正是因为该理论深刻地揭示风险的非常态分布。地方政府的债务是否可控,是决定中国会不会发生地方债务危机的前提。

有关方面意识到风险,对地方借贷从严控制。从今年开始,银监会等部门对于地方借贷有严厉的约束,不仅压缩未经发改委批准的基建项目,还对去年的地方政府项目一一拆包分解,要求各银行重新评级,以确定风险。在630日前,银监会要求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的不良资产进行清理和足够的拨备。与 2009年不同,今年地方政府试图通过信贷平台,将债务风险转嫁给银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解决地方债务可以靠印发货币收取铸币税,把风险转嫁到国民头上。如果地方债务固定维持在7万亿甚至10万亿的规模,或者占地方财政的60%左右,情况不算太糟。我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市之前,剥离坏账达到2万多亿元人民币,坏账回收率仅20%,大多靠铸币税也就是印钱加以稀释。而国企债务也多次予以核销,据财政部数据,从1994年到2007年底,全国共实施政策性关闭破产的国有企业达4936户,核销的金融债务3872亿元,安置关闭破产企业职工949万人。这一核销项目只是国企核销中的沧海一粟。

除了政府通过铸币税等方式取消债务之外,证券市场是另一个重要通道。国企资产通过证券市场,获得了高溢价。去年注入证券市场的1800多亿资产获得了十倍以上的溢价,这也就是我国证券市场注资重组频繁的深层次原因,同样的资产在不同时期获得大不相同的溢价,于是各上市公司、地方政府掌握诀窍,重组、注资、分拆、整合,没完没了。

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拥有的所有资产,基本上都包装在上市公司中,各地的城投公司、高速公路公司等是一大景观。以东北高速这一上市公司论,为解决大股东之间的难解之结,在今年3月分拆为两家上市公司——吉林高速、龙江交通,上市之后一度出现股价大幅上涨的情况,大大弥补了以往的欠债。证券市场有极强的变现能力,如果推出概念,诸如重组之后股权明晰,有利于内部治理结构,可以提高资产回报率等等,大多数时候投资者就会买单。

当然,地方政府可以通过高价变卖资产解决财政困境。今年5 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徐林表示,不认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有现实的爆发可能。原因是,中国的累计债务占GDP的比重在40%-50%之间。而且,中国政府的资产非常多,土地是一方面,另外还有很多可变现的国有资产,一旦需要可以变现,这是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

除了矿产、企业等资产外,政府还拥有庞大的土地资源,事实上,在房地产上升之时,土地资源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变现资产,也是信贷最重要的抵押品。通过变卖资产减小负债额度是常用方法,我国在改革之后的民进国退的市场化改革中,许多国有资产向民企卖出高价。

中国地方债务真正的风险在于两大不可控风险。一是将借债多、基建规模大当作政绩,导致债务增量急剧上升,从7万亿轻松上升到10万亿,甚至出现不可知的隐藏债务;二是地方政府行政成本不可控,如湖南溆浦一县,总人口87万,非农人口5万,全县吃财政饭的人数高达3万人。从非农人口算,约0.67人养活一个吃公家饭的。

如果企业效率低下,在证券市场总有一天圈不到钱,如果行政成本无度扩张,最终将招致市场抵抗,再多的资产也会给败光,银行有再多的家底也会给掏光。

(作者系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