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土地冲突多发 国土部严查征地违法  

2013-08-20 22:37:23|  分类: 國內經濟綜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地冲突多发 国土部严查征地违法

2013年08月19日 20:36 来源于 财新网

土地冲突多发 国土部严查征地违法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国土部通知要求该部九大督察局,立即在全国实地核查征地中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等问题

【财新网】(记者 林韵诗)在《土地管理法》修正案即将接受二审的背景下,近期多地发生的土地冲突和维权事件,让保障农民土地权益再次成为决策者关注的焦点之一,引发广泛关注。

  近日,国家土地督察机构发出通知,要求派驻地方的九个土地督察局,立即实地核查当前征地工作中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问题。

  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黄小虎表示,此次督查应视为落实新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提出的“三保”原则,即“保障经济社会发展、保护耕地资源、保障土地权益”。九个地方督察局将对征地过程中侵害农民权利情况作出调查。

  早在7月底,国土资源部党组就发出《关于深入推进国家土地督察机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意见》,要求扎实开展维护群众权益的专项督察,认真梳理群众反映、媒体披露和领导批办事项中涉及的违规征地问题。

  也就是说,这次地方督察局对征地农民权益的核查,是在三重背景下展开的。一是《土地管理法》年内将迎来修改;二是新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提出“三保”原则;三是国土资源系统开展中共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地方督察局,是指由国土资源部向地方派驻的土地督察机构,代表国家土地总督察履行监督检查职责。九个派驻地方督察局,包括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济南、广州、武汉、成都、西安督察局。

  财新记者查询九个地方督察局的网站发现,上海督察局的核查进展较快,该局负责区域包括上海市、浙江省、福建省的土地管理情况。其他八个地方督察局暂未公布与此次核查行动相关的消息。

  据悉,8月14日中午,上海督察局就接到国家土地督察机构的通知,要求实地核查当前征地中侵害农民权益的问题。当天下午,该局召开局长办公会,上海督察局局长高向军要求,确保在8月23日前完成核查,重点核查违法违规征地涉及的侵害农民权益等事项,并对相关责任人追究到位。

  当天,上海督察局就组成核查组,并在实地核查前梳理了三类问题,一是2013年督察中查实的侵害农民权益的问题,二是2012年下半年以来上海督察局收到的信访线索,三是近期网络媒体反映的侵犯农民权益的事件。

  8月15日、16日,核查组分赴浙江宁波与台州、福建龙岩与莆田及福建省共五省市实地核查,通过召开座谈会、走访群众情况等方式了解情况。

  在宁波,上海督察局副局长刘玉杰随宁波核查组,与当地国土资源局、法制监察局等负责人召开座谈会。在宁波,核查组的工作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2013年督察中查实的三类问题的整改情况,即未经批准违规征收土地的整改情况,未按标准发放征地补偿的整改情况,拖欠补偿安置费用、未落实被征地农民社保问题的整改情况;二是核实线索,即核实媒体、网络、信访等渠道反映的侵害农民权益情况的线索。

  核查组主要从三方面开展工作。一是了解地方在征地中保护农民权益的做法和手段,二是核查从媒体、网络、信访等渠道收集的侵害农民权益的线索和情况的真实性,三是听取和收集基层政府部门和群众的意见、建议。

  在龙岩市,核查组通过审核资料的方式,检查地方政府的征地补偿安置程序是否违法违规,以及实际补偿标准是否达标、征地补偿安置费是否支付、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政策是否落实等,并走访了部分村组。

  黄小虎表示,过去,上一届国土资源部领导在土地和发展问题上,多提“双保”行动,即“保经济增长、保耕地红线”。新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上任后则提出“三保”原则,即在原来“双保”基础上增加“保障土地权益”。

  按照官方解释,“保障土地权益”,就是要把维护权益、群众满意放在首位,坚持以人为本、地利共享,协调好土地利益关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黄小虎估计,此次督查可能与“三保”原则有关,也与新近全国多地发生的征地冲突和维权事件相关。

如何制约中国地方政府?

作家 叶檀2013年08月13日 06:13

土地冲突多发 国土部严查征地违法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地方政府公司化,是垂直领导的直接诱因

    国家审计局垂直领导后,审计局获得独立性,自前审计局长李金华开始,人们相信审计结果也许没有全部公开,但不会夹杂可恶的谎言,因此更受信任;与此相反,统计局的统计数据屡被质疑,统计数据受到地方政府的左右,GDP赶英超美,工业产值花团锦簇,税收与投资回报一团糟,因此很多人呼吁,统计局应该学习审计署,实行中央垂直领导,由国家统计局一竿子插到底,财政单独列支,以防止地方官员对统计数据大做手脚,让数据变成离常识万里的笑话。

这样的逻辑表面无懈可击,实际上很可怕,以此类推,地方政府有可能对工业企业做手脚,所以国资等系统需要垂直领导;有可能对计生数据做手脚,所以各地计生委需要垂直管理,推而广之,几乎所有的部门都需要垂直管理。

这背后的逻辑就是,地方政府在任何方面都信誉扫地,因此需要以垂直领导的方式,请出最上层的大家长,才能无远弗届、烛照四方,监管到位。地方政府天生是不可信的,中央政府才可信。这样的逻辑其实禁不住反推,如果地方政府如此的不可信,那么,他们的顶头上司又能好到哪里去?

地方政府不可信,地方政府公司化是罪魁。当地方政府一方面充当守夜人的角色,一方面大肆卖地、办银行、招商引资、入股企业时,这两重身份形成了尖锐的戏剧性的冲突,民众无法相信一个与民争利的利益主体会是可信的守夜人,耗子怎么可能不吃腥,一桩桩的拆迁案、城管伤人案,甚至让人产生黑社会化的联想,失望之余,只能呼唤守夜人的看管者好好看管住自己的下属。就像祈求玉皇大帝派天兵捉拿弼马温、希望观音菩萨收妖是一个道理。

地方政府公司化大行其道,与GDP作为官员上升的阶梯有关,也与公司化曾经的高效率有关,一纸令下一切搞定,半年之间新城出现,三年之间地铁遍地,地方政府公司化一度被视为中国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形之有效的最大法宝,有别于印度等新兴经济体老牛拖破车式的基建速度。

地方政府掌握资源,地区之间残酷竞争,于是乎,地方官员成为最忙的董事长或者总经理,与招商进驻的企业家眉来眼去,这不正符合中国政府主导下的经济快速发展的特质吗?中国三十年的长足发展,地方政府公司化、官员领头搞经济就是最大的窍门。

一个个地方政府如同一家家公司,经营之道大抵相同,卖地生财、大搞基建,发展新城,招商引资,农民上楼——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与任何产能过剩行业的同质化竞争没有本质区别,一个又一个面貌相同的城市源源不断的被复制出来,千城一面在所难免。

与民营企业最大的不同是,地方政府公司不必考虑效率与投资回报率,不必考虑成本,这使得公司化之后的地方政府一味做大、不管效率,一味生产不管产能,一夜倒退到改革之前。GDP就是政绩,就是能力,比民营企业的激励机制大大不如,比央企高管的考核机制更不如,起码央企还要看资产回报。最典型的案例是,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地方政府闭着眼睛建新城、新城建成变鬼城,某大城市目前在建与已建成的商业物业,以目前的去化率,需要消化50左右的时间。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新城就是政绩,只要不在自己手上彻底崩盘就行。

投资回报率创出新低,说明地方政府一根筯式的GDP考核到了尽头。在7月27日召开的中国新供给经济学小组双周学术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白重恩教授发布,调整价格之后的税后投资回报率,2012年中国已经降低到2.7%的新低水平。该数据从1993年的15.67%的高水平持续下降。在2000~2008年还曾稳定在8%~10%,金融危机之后投资回报率水平大幅下降。上述数据说明,目前的大部分投资是亏损投资,负债率高,产能过剩严重,投资越多,效率越低,收益越差。

情况如此严重,必须压缩产能,地方政府的标准答案是:一些行业产能的确过剩、的确需要压缩,不过本地情况特殊——至于怎么特殊,那就是各自表述:比如,本地经济落后就靠钢铁解决就业与税收支撑经济;又如,电解铝虽然产能过剩,但是本地盛产煤炭,已有完整铝产业链,其他地方可以压缩,本地绝对不可压缩。

这些口实与许多商业物业的开发商如出一辙:其他商业物业或许过剩或许遇冷,本公司楼盘绝对不会,因为本公司拥有其他公司所不具备的地价、有商业地段优势以及创新的经营模式。事实上,仔细追究,大家干的活大同小异。

追根究底,这是赌徒的侥幸心理,有以往的投资经验,产能过剩行业相信过剩是假的,新一轮城镇化投资绝对能够消化目前产能,而开发商相信自己是独特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这是常人常见的错觉,不过,民营企业、个人投资者亏损有边界,而掌握资源的人,就会躺在错觉上睡大觉,面对事实都不愿意承认失败。赌徒掌管公司,结果是输掉底裤;拥有赌资而又迷信GDP的赌徒,会把宝押在GDP上,而不是投资回报上。

更要命的是,地方政府不必管投资成本。建设新城负债累累,此次审计署几万人对地方债进行大审计,从中央深入到乡镇,相信会有较为全面的结果。外部成本如环境污染、污染得病率,更加不会放上心上。2004年前后的GDP考核,简直激起地方政府众怒,如过街老鼠很快不见了踪影。

地方政府公司化,公司运作赌徒化,地方竞争优势逐渐丧失,负面效应越来越大。这不纯粹是地方政府的错,这是考核机制的整体失误,主管者谁也脱不了干系。地方政府并不是天生撒谎精,而是在酱缸文化中陶醉已久,不觉其秽了。

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政府彻底退出,二是增加考核指标,让地方政府从赌徒回归正常CEO角色,靠法律约束政府。

第一条路了则了矣,却不现实,以中国的权力架构,和既有的发展模式,政府彻底退出根本不可能,建议采取折衷方式,让地方政府退出经营性市场,增加对地方政府的效率与成本考核指标,建立综合的指标体系,约束住赌徒的恐惧与贪婪。

不改变考核机制,以垂直管理撇开地方政府是可笑的,到时候,我们会抨击发改委、财政部等,发现还是让地方政府回归来得更市场、更公平一点,而不是一切让皇上裁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9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