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北大学生返乡种菜获市委书记造访 政府帮修路  

2013-06-01 16:48:38|  分类: 華夏風情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学生返乡种菜获市委书记造访 政府帮修路

发布时间:2013-06-01 来源:金羊网 类型:热点新闻 

北大学生返乡种菜获市委书记造访 政府帮修路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邹子龙和他的菜地

邹子龙,这位北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2010年和女朋友到珠海三灶镇种菜。本月初,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造访他的农场。目前,当地政府为他们修了马路和沼气池,并带去了技术专家。最近这些日子,邹子龙都在疲于接待各路媒体的采访。

CSA模式   预付份额费,应季配送菜

2010年,邹子龙即将从北京大学毕业,说服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的女友后,两人来到了珠海三灶镇的一个小山坡上种菜。当时羊城晚报记者采访邹子龙时,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初期投入资金30万元,农场占地面积50亩。

邹子龙采取CSA推广模式,也就是搭建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直接沟通的桥梁,不通过超市、批发商等中间渠道,把城市社区居民和有机农场直接连接起来,自己组织“市场”。邹子龙说,他们现在倡导“风险共担、收益共享”,对外招募消费者份额成员,所有成员预付份额费用,并与农场共同承担风险,农场根据应季产出定期给份额成员配送蔬菜等。

近日记者再次见到邹子龙时,他的农场已小有规模。邹子龙从当地农民手中租赁的土地达到了300亩,并开垦了其中的80亩,现在他聘请了当地的10名村民帮忙种地,他指着一片片菜地说:“应节的蔬菜都有。”

三年时间快过去了,邹子龙说,他们累计投入的资金已达到100万元。今年有300个家庭希望预订他们的产品,但以他们目前的产能,只能供应70个家庭。

有前景  收支已平衡,中产很青睐

邹子龙坦诚地跟记者说,前几年他们每年都要亏损几十万元,今年刚刚实现收支平衡,但还没有算折旧费。

邹子龙说,之前亏损的原因,一是聘请农民每个月要支付2000多元工资,是一大笔支出,另外就是产能有限,菜价定得也比较低。

如果当初邹子龙不放弃金融机构提供的高薪岗位,或许已经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了。坚持了三年,刚刚实现收支平衡,这种生意到底能不能赚钱?

邹子龙向记者透露,目前越来越多的家庭重视营养健康,而他的蔬菜全部采用生态肥料,因此在珠海很受欢迎。一些中产家庭,尤其是家里有小宝宝的妈妈会更热衷购买他们的产品。

记者了解到,按照今年邹子龙的报价表,全年订购他们的大份额产品,一年需要5000元左右,价格并不低。但邹子龙说,他的产品要赚钱其实很容易,只要提高菜价就行。他说,他销售的蔬菜每斤大概是6块钱,只是市场上同类产品的一半。

邹子龙还说,只要加入必要的营销手段,要致富“相当容易”。“一些银行、保险公司都希望合作,但我拒绝了。”邹子龙声称,当初他从事这个项目不是奔着赚钱而来的。

可推广   土地能致富,有人在复制

邹子龙说,由于农业具有高风险、回报慢的特点,他开垦农场,推广CSA,就是让农民知道土地也是可以致富的。现在农民种菜难赚钱,但到邹子龙的农场耕种,却每月有2000多元的固定收入。邹子龙说,他的这种模式可以不断推广,今后一些小农庄也可以采用这种模式,带动更多人致富。如今邹子龙还在农场养了20多头牛和50多头猪。邹子龙希望每个家庭都能吃上健康、便宜的食品。

记者获悉,珠海和中山等地已经有人在复制邹子龙的模式。

邹子龙说,他现在还在读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今年的毕业论文答辩,他的论文也是关于CSA的,因为他对这一块很有兴趣。

今年4月,珠海市相关职能部门到他的农场调研后,向上级部门汇报了一份调查报告。随后当地政府部门给邹子龙修了马路和沼气池。5月5日,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到他的农场考察,并称他的农场是“一粒好种子,必须好好培育”。随后,当地政府部门给他带来了技术专家,各路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位北大高材生。经过近3年的等待,邹子龙终于尝到“锦上添花”的味道了。

 官二代的尊严与伤口

发布时间:2013-05-31 来源:钱江晚报 类型:时事评论

本报评论员 董碧辉

湖南衡阳市地税局雁峰分局副局长张湘东被人称为神童。身为80后的他,14岁参加工作,30岁前便历任了衡阳市地税局几个分局的副局长。14岁还流着鼻涕的你自然对这样的神人顶礼膜拜。忘了说一句,他出生在局长之家。他的父亲、岳父都在地税系统当过局长。看到这儿,你就明白了,这个张湘东,是个“官二代”。

官二代一般有这么几个特点,上一辈有人当官;他自己也当官了;关键的一点是,以官二代的履历来看,他当官当得太年轻了、太不正常了。当然,倘若能14岁就参加工作,先行一步飞入官场,年龄反而不是弱势是优势了。有记者想采访张湘东,衡阳市地税局一名相关负责人发来信息告诫,称“由于张湘东爱人无法调入长沙造成两地分居且在长沙又无法安排职务,无奈调回到衡阳任原职。这本已让他父子俩在长沙和衡阳颜面扫尽,尊严尽丧。请不要再在人家伤口上洒盐了。他是耒阳人脾气暴躁,我一再告诫他不可做出格之事。望老弟三思”。

这一段话,耐人寻味,发人深省。它告诉我们,官二代的尊严在哪里,人家在乎的究竟是什么。不像穷二代那样,找不到工作就人生受挫了,就失去尊严了,搁官二代那儿,根本不是个事儿。找工作容易,拿个一官半职一路超常规升迁也容易,但是到省会城市安排个领导职务遇到难处了,这才颜面尽失、尊严尽丧了,这层次和境界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这样的伤口也不是一般人想有就有的。衡阳市地税局雁峰分局一位知情人透露,“地税系统就好像他家的厕所一样,来去自由,他想调走就调走,想调回来就调回来!”张湘东调入长沙工作后,因其妻子刘某无法调入长沙,而张湘东又未被安排领导职务,所以调职几个月后,于2013年上半年又重新调回原单位任原职。这样来去自如的潇洒劲,怎么能说是伤口啊,简直是让人仰视、膜拜的光辉事迹啊!

当世袭成为一种惯例甚至基因时,当官场几乎成为自家的后院时,当不能“安排”领导职务成为伤口时,我们可以理解,官二代的脾气难免会暴躁起来,难免会做些出格的事,他的存在就已经是一种出格,再出点格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会有人护着,对记者的告诫是一种保护,面对质疑,官方选择装聋作哑,也是一种保护,实在护不住了,先把官辞了去舔一下伤口,官二代的伤口,痊愈起来应该也蛮快的吧?

当世袭成为一种惯例甚至基因时,当官场几乎成为自家的后院时,当不能“安排”领导职务成为伤口时,我们可以理解,官二代的脾气难免会暴躁起来,难免会做些出格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