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  

2013-03-07 14:03:56|  分类: 華夏風情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作者:小旭  关键词:社会 摄影 文字 随笔 故乡

即将消失的村庄——曹溪

 十年前,一个成都的年轻人在网络论坛上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叫《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当时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很多人开始写同题作文。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重新重视这个话题,又一次同题作文开始了。

这是一句在谷歌搜索中只需输入前四个字便可以自动生成供人选择的话,由此可见这个话题的影响力。一开始,对于我这个生于城市、长于外地,仅在幼年不记事的时候小住农村老家的乡村陌生人来说,这个话题并没有太触动我。在我最初的印象里,家乡就等同于农村老家,而那里在我看来是那么陌生。好奇的我,怀着疑惑细细咀嚼那些浩如烟海的文字,试图在混杂的风格中品鉴出不同作者的乡愁、迷茫、不满、无奈……从他们的文字中,我仿佛可以看到摧枯拉朽的城市化进程中迅速消失在我们眼前的美好的乡村图景。再后来,我忽然意识到,不仅是陌生的农村老家,出生的小县城、度过童年的第二故乡河北,都是我的家乡。这些皆非地理意义上的故乡,一样带给我情感的皈依和精神的护佑。他人的故乡沦陷之际,又何尝不是我这个乡村陌生人的故乡沦陷之时?

所以,对现在的社会、对社会中的每个人而言,这个话题并不过时。

当你回家时,故乡还在不在?

我的故乡叫新野,对于我这个从高中开始便离开县城前往市区求学的少年来说,经常在假期回家时对家乡感到陌生。故乡面目全非,记忆开始骗人。县城中随处可见拔地而起的楼盘,改建中的道路,甚至还有大名鼎鼎的希尔顿酒店。少时读过新野的县志,对县城悠久的文化历史很是骄傲自豪,也是从那时起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而如今,想按照县志寻找往日县城的历史气息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不仅是新野,在中国,每个野心勃勃的城市都变得和另一个一模一样,有CBD,有滨江(河)路,有步行街,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地铁。规划者不在乎这些,他们只在乎楼有多高、桥有多宽、路有多长。寒假再次翻看县志,忽然感到害怕,我害怕后辈看到这些,指责我们说谎。

乡村力争上游的过程更加急进,求新与图快,成了中国乡村的新信仰。假期回到老家,十年前记忆里的老屋、河岸、田埂全都改容易貌,每个村庄都在为国道经过谁的地界而争论不休,每个村庄都想争取到高污染产业,故乡遍地小楼、标牌,变成了新农村,变得更像一座城。你想要回乡村散心,过和城市不一样的生活?怎么可能?城市化无处不在,你,无可遁形。乡村,再也不是灵魂的寄宿处。曾看到这样的话:开始你还能追述,还能跑到山坡上指点你的童年,但是很快,你依然每年回到故乡,却越来越找不到故乡。

或许,它们并非中国城市或乡村的全貌,或许,它们只是局部地发生着。然而,当这样的变化越来越多地被记录下来时,又有谁能漠然地说:自己的“故乡”还没有沦陷?这已经不仅仅是生活环境的沦陷了,这更是一种精神或信仰的沦陷。

如果你能像里尔克那样豁达,或许会不那么痛苦:“倘若我假装已在其他什么地方找到了家园和故乡,那就是不忠诚。我不能有小屋,不能安居,我要做的就是漫游和等待。”可不是每个人,都是浪子或诗人。

失去故乡的人,还将失去什么?

丧失了故乡就是丧失了安全感。安全感本是人的基本需求之一,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里,它的重要性仅次于呼吸、喝水、食物、睡眠和性等生理需求。2010年,一项有关国人安全感的深度调查显示,高达96%的网友认为自己没有安全感。诚然,安全感是具体到每个人的个人感受,或多或少会与人性中的贪婪和脆弱有关。然而,当今国人普遍缺乏安全感的问题恐怕并不仅仅是个人所能解决的。安全感只是被我们自己弄丢了吗?导致中国人安全感缺失的因素固然有很多,但归根结底,最大的“盗贼”恐怕还是对精神价值、心灵价值、人类普世价值信仰的缺失。我们不缺少财富,我们只欠缺思想。

这些年很少回老家了,原因大多和紧张的学业有关,最近一次是在这次寒假,为祖辈扫墓并顺带拍摄老标语。第二故乡更是阔别了十二年之久,随父亲离开部队后便与那里天各一方。每次想要回这两个地方认真走走看看,结论都是“谈何容易”,但即便回不去,也该做点什么了。

财富不能挽回故乡,可惜,抒情的文字也不能。我不知道照片能不能唤起人们对故乡的疏离,但对我来说,照片是我的眼睛,在那凝视中,有我自己,也有我对世界理解的方式。无论那一瞬如何普通,如何不值一提,如果我能被它所触动,我只要用自己的感觉和方式把它记录在相机里,捕捉和记录时间痕迹,那么它便会变得不再普通。

照片仅仅是停留在事物表面的流变,内心之中那些更加稳定和持久的东西才是其本质所在。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景观在消失,照片的意义之一是历史的记载,而如何才能避免对过往的遗忘,却是值得深思的问题。某摄影大师说: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一定是以一个对象为媒介生发出来的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反思。尽管看起来遥不可及,但我不会放弃。遵从自己的内心,相信自己的真诚,按照自己的意愿拍摄。摄影的精髓是个人的体验,而不仅仅是展示和解释。真理之眼,永远向着生活——布列松如是说。

后记:摄影有时候是很遗憾的,不是所有东西都能表达的出来,有很多时候真正动人的东西看不到,需要文字来弥补;而文字描写的许多内容本可以用影像表达,在执行过程中却被我忽略;即使二者结合,还是感觉思绪有些混乱,依旧不够成熟。以此为记,献给所有怀念故土的人们。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QQ 979502441)。

年迈的老屋

作者:月上海棠   关键词:岁月 家乡 老屋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老屋的院子里,有一棵高大苍劲的老槐树,每到了花开的季节,淡淡的槐花香填满了整个老屋的里里外外。

 老屋伴我走过了那美好的童年时代,老屋班驳的墙壁上如今还保留有我儿时张贴的三好学生奖状,只是随着岁月的洗刷,奖状已经变得残缺。

 年迈的老屋不孤单,有年迈的奶奶和父母在陪伴。而奶奶几乎是寸步不离。她在自家院子里,走一段路,都有点喘。我回家的空隙,她可以不用老呆在家里看门,她像个偷偷溜出去玩的孩子,不知道的工夫,就拄着根树枝踱到后面的邻居家了。邻居家住着老头老太,比奶奶小八九岁,身体还好,都能自立更生。老太常在家里用玉米叶和稻草编草鞋。也会有别的老太到她家去一起编草鞋。

 奶奶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前些年到村西头串门,回来路上找不着家了。我常想,每个人看到的天空总是不一样大。

 这老屋冬暖夏凉,陪着奶奶多少岁月。老屋土墙上的坑坑洼哇,如同岁月走过的不平坦足迹。它是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所以皱纹密集吧!而我也像个抱回的小狗,在这里住着住着,常常会嗅起记忆的气息。

 下雨,草檐上的长草顺延下来的雨水落下一个个小窝窝,在泥土里。雨雾里的炊烟,最是消魂。袅袅的,揉在心头。不知屋里的哪一处,漏下了雨滴,滴落在我的旧旧学习桌上……滴滴嗒,是谁拿你做棋子?

 每当雨歇或者新打出了稻草,父亲会爬到老屋脊背上,把新的草盖在旧的草上,一层覆盖一层。新的岁月散落,旧的往事还是会微露在新的岁月里。

 奶奶常说草屋好,冬暖夏凉。院中的轧井,轧出的井水也总是冬暖夏凉。可在冬天里,寒风总是很狡猾,知道土墙被岁月冻裂了口,它便乘机偷偷钻进来。夜里睡觉,我总是把头缩入棉被中,躲。

 夏凉的老屋,能让我寂静下来。我盘在矮矮的床上,躺累了坐,坐累了躺。听着广播,看看书。抱回的小狗安详地把脑袋搭在我的拖鞋上睡着。多好,我不孤单,即使无人来往。晚上,担心它在屋里便便,于是赶它去院子里睡。它总会用小爪子挠我的门,哼哼地叫着。我总不忍心,放它进来,对它进行一番教育,“千万不能在屋里便便哦!”可第二天早上,它总会尿上一圆圈。

 再后来养了一大狗,它总爱睡在我屋里的门后。由于它天天蜷着身子睡在那,久了,泥土地面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凹。它死了后,每当看见那个浅浅的凹,想起它,总会掉下眼泪。

 夏日最恼人的就是,睡着发现床上爬着毛虫,黄黑相间的颜色,丛竖的绒毛,看着就怕。是屋后的邻居家有一棵很高的大榆树,茂盛的枝叶正好搭在我家的屋顶上,榆树爱惹毛虫,毛虫掉来屋顶上,顺着屋草的缝隙就到屋里来了。我就常巴望着院后的邻居赶紧卖掉那棵大榆树。

 这个夏天想回去种点蔷薇或者满天星,让它们爬满院子的青砖墙和土墙壁。给我留一个窗口,朝外望望就可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