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平坟其实是一件小事儿  

2013-03-02 17:32:14|  分类: 农村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坟其实是一件小事儿

平坟其实是一件小事儿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河南周口春节后

  黎明 平坟 周2013-03-01 22:02 星期五

  黎明:在平坟运动中运动思想

 河南周口开展平坟运动时饱受质疑,而后部分被平过的坟又被村民复原,周口平坟活动招来新一轮激烈批评。许多人预料周口将进行二次平坟,官民之间会发生直接的正面对抗。而周口方面的二次平坟将行又止,近日官方已透风称“不会出现二次平坟”。

 对村民复坟现象,舆论并非一边倒地同情、支持。多张复坟照片上网,有些人看后感觉不良,他们担忧“浪费土地资源”,感慨“死人与活人争地”,并操心机械化农耕的不便,由是,网上除了周口官方水军的鼓噪,也出现了支持周口平坟的网民言论。

 担心“祖坟有增无减”,“数代之后无地可耕”,没必要。坟地之“浪费”,在多半个世纪间被过度夸张了。有史以来,死人与活人的用地分配,靠的是“自然调节”,几千年间土葬逝者无计其数,但任何历史时期都不曾呈现偏地皆墓的情景。亲情隔代渐远和居民迁徙、风吹雨淋的“自然力”,比平坟运动更扎实有效,死人,不可能压缩后人的生存空间。

 就说呼呼隆隆平坟的周口吧,1200多万耕地,300万坟头,4亩地才合一个坟头,本小事一桩,没必要就此咋咋呼呼做忧国忧民状。在全国各地,官家占地、官商联手圈地、闲置园区、高尔夫球场等惊人浪费随处可见,此情之下,官员冲农民坟头狠出重手厉行节约,简直就是吃错了药。

 平坟的理由是复耕,讲土地效能,说到底是个经济收益问题。农民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埋葬亲人,压缩的是自家的生存空间,减少的是自家的经济收益。既然如此,值得不值得起坟,怎么使用那块地,让农民自行决定就得,政府没必要强拧着农民心愿为其谋幸福、找收益。若按照“我为你而强制你”的逻辑推开,找个理由即可普推强权,就能掌控民众私生活,那怎么得了?

 说实话,因平坟而多收的那点农作物的价值,对再穷的农家也微不足道,在这种经济理由不足挂齿的情况下,农民也不相信、不在意政府让他增收的那一片好心。至于影响机械操作问题,不便与成本还是农家自己的事。实际上,平原上的机械化农耕运作遇到几个坟头不成其障碍。

 起坟祭祖的心理需求和挤地增收的经济理由,根本不在一个平行对比、选择的需求层面上。平坟引经济理由本来就不好使,以经济理由强制农民平坟则更不好使,这就属霸道之理了,同时也是无法可依的违法行政,对此可视为权力对权利的侵犯。

 经济与生计问题,可压迫乃至毁败传统与文化,即便那传统与文化本来有些神圣意味也罢。上世纪60年代,局部地区兴起过一场民间盗墓和自掘祖坟相结合的挖坟运动,起初始于有人盗墓偷砖,继而有老坟的人家干脆“自保式掘坟”,以免一堆建材落入别人之手,正所谓穷得辱没了先人。那是因为农民穷疯了,实在找不到生活资料来源,连老坟里的旧砖都成了难得的财富,正好,将中华传统视为破烂和毒品的文革运动,还为穷挖坟活动破除了思想障碍。

 平坟不是不可以,移风易俗、改变传统、转变观念都可以,这都能做到。所谓的传统、文化之守成因素,对没有宗教信仰的群体来说,改变的阻力并不大。可顺利达成自愿平坟意向的基本条件有两个:其一,有一个别样的可保“死人尊严”的殡葬方式,可慰在天在地之灵;其二,经济考量可行,利诱足够或(非人为的)经济压力足够,事主合算或可承受。

 逼活人动迁死人,只保权力威严而不考虑人的尊严,让全体当事人没面子还无可奈何。平一个坟头发200元补贴(大部分村民没收到),公墓一个穴位要800元。迁坟不似搬运货物,集合亲友,经个仪式程序,立个碑,数千、上万元就支出了,这对普通村民来说是个不轻的负担。城里人一看一个墓位800元,太便宜了,于是有人说政府做的真好,复坟的农民不像话,殊不知,农民的帐和城里人不是一个算法。

 农民要面子没面子,讲核算不合算,周口式平坟的烂尾结局不可避免。强制平坟时,“反抗主力”在外打工,家里人憋了一肚子气,一旦有胆有识的劳动力返乡,被压制住的民意自然强力反弹,将一记耳光抽向了平坟肇事人。

 周口平坟和农民复坟事件,给人留下许多值得研究的课题。社会有变,惯于恃强凌弱的权力,伪造民意、强权驱民、媚官至上等行为规则,都面临来自最底层群体的严峻挑战。

平坟其实是一件小事儿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二次平坟歇菜的真实原因

  黎明 二次平2013-02-27 12:32 星期三

提示:对舆论、道义上的失败,官员并不在意。他们明白于此确实失败,但他们一开始就愿意承担这种后果,也知道自己缺了八辈的德。

 去年,河南周口轰轰烈烈地开展平坟运动,平掉农民200余万坟头,其间遭遇网民与媒体的轰轰烈烈地批评。周口政界发动的这一役,劳民伤财伤人心加“伤风败俗”,从舆论和道义上早已获得完败。然而,各界及周口官员都不曾料到的是,平坟运动失败的更彻底、更圆满一些——春节期间,相当一部分被平过的坟头,被回家过年的打工农民重新拢起。

 一个耳光抽得山响,把伪造的民意抽没了,把混淆是非浮夸加码鼓吹的政绩抽掉了。在我们这儿,底层草民集体发飙抽得地方官员找不到北,这类事情并不多见,料想挨抽的眼冒金星、火冒三丈也不足为奇,于是,社会各界搬凳挪椅,坐等围观周口官场作何应对。

 许多人估计周口会“二次平坟”,分析动态信息,周口地方官员一开始本能的反应,确实是想“逆风而上”,霸王硬上弓,将农民的反弹强力镇压下去。

 2月14日,河南省政协前常委赵克罗在微博上呼吁关注周口正在进行的“二次平坟”;商水县等地网友称政府开动宣传车和高音喇叭,下乡勒令农民限期“二次平坟”,网友传给南都记者一段录音,可听到有普通话女声要求农民们限期平坟,否则后果和开支自负。实际上他们不光是宣传,而是已切实行动,22日新京报报道“河南周口二次平坟:官方称将处理抵抗者”;邓城镇政府值班人员证实,“二次平坟”是遵照周口市和商水县领导的要求进行,从正月初五(2月14日)开始,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

 不过,22日之后,媒体开始报道“市政府还没有下达有关二次平坟的指示”;24日,中新网报道:面对“二次平坟”一说,周口市民政局副局长王宏称,按照2012年11月16日中国国务院第628号令,《殡葬管理条例》新规取消了“拒不改正,可以强制执行”的条款,因此暂不会强制执行平坟,“不会出现‘二次平坟’,但要杜绝新的坟头出现”。这样,情况突变,周口地区的二次平坟,又从强力行动退回到“大力宣传”,“叫群众自觉接受殡葬改革”。

 说周口“按照《殡葬管理条例》新规”如何如何,这是新编瞎话。新规是去年出台的,而强制平坟运动丝毫未受其影响;本月14日开始的二次平坟行动,又没把新规放在眼里——怎么突然一下子想起来要照新规办事了?

 周口当家官员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进行了艰难选择,冲动过后毕竟想明白了:没必要再扛下去,罢手吧!

 对舆论、道义上的失败,官员并不在意。他们明白于此确实失败,但他们一开始就愿意承担这种后果。因为,平坟运动取得了最重要的成果:实现了上级官员的意愿,表达了对上尽忠的勇气与魄力,既然如此,其他的如舆论谴责、民怨沸腾等等对他们都无所谓,既不会有实质性伤害,又不值得忧虑担心。官员的荣辱沉浮只取决于个别人、一小撮人,抓住了个别人的心,就等于抓住一切,收获一切——周口平坟及其死扛,本是官本位人治体制结的果。

 不要过高估计舆论的制约作用,即便人民日报微博发表的题为“平坟复圆坟,滔滔民意岂可违”的评论,也起不到“恐吓”之效。周口官员曾沐浴过滔滔口水,经历过舆论围剿的大场面,事实早已证明,他们经得住千夫所指的考验。

 以为周口官员不解“滔滔民意”,这相当幼稚。他们又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也不是没有祖宗八辈、乡里乡亲的石猴子,怎么会不知道刨祖坟在中国是大失人心的事呢?不可能的。他们千方百计论证“群众自愿平坟”,本来就是自欺欺人,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其实也知道自己缺了八辈子的德,只是,理性地盘算起来,缺这种德对他们很合算,是发展的机会。

 说的再清楚一点:只要坟被平掉了,平坟的成果摆在那儿,对个别拥有更大权力的人怎么都好说;对一个人负起了责任、表示了服从,不管有什么汹汹滔滔的大风大浪,这一个人就能保你安然无恙、一帆风顺。

 要命的是平坟的成果被毁了。下级官员接单了、承诺了,对上对下,话都说满说绝了,但是经努力工作,最终还是没搞成这档子事,功败垂成,反倒给领导原来的大胆设想和美好心愿做出了不利的证明。领导看到了你执行中的惨败,这一家伙,所有的“滔滔”之类的不利的因素,才真的具有了杀伤力。

 农民的(或许是回家前就有部分预谋)釜底抽薪,抽掉了领导赞赏的理由,官员死皮赖脸顶着各界压力逆天而行,就失去了意义。继而,各种力量、风险以及新生气象被官方重新评估,他们认为不再需要“争取更大的失败”。于是,为自身做了一件“光宗耀祖”之大事的农民群体,由此被视为一支有独立意志的不可小觑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