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转载】我的老父亲【推荐】  

2012-10-12 13:16:42|  分类: 圈友博友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潘 路《我的老父亲【推荐】》

我的老父亲 - 潘 路 - ——金山林海,仙县遂昌

 我的老父

一生一世爱能几回 - 潘 路 - ——金山林海,仙县遂昌

 

  我的老父亲属虎,自然就有一种虎威!我小时候觉得他是我家真正的“老虎”,我们谁都怕他,犯了点错误就不敢在他面前作声,只能战战兢兢地等着他发“虎威”。等我长大了,对他这“虎威”就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我小时候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全家也只有他靠着木匠的手艺能赚来几个钱。母亲是个家庭主妇,操持着家务,虽然也很勤劳,但没有经济收入。赡养爷爷奶奶,扶养姐姐和我,还要供我们读书,就全靠他的收入了。那时就知道父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停歇地劳动,大年三十也基本不休息。

 父亲对我和姐姐要求都比较严格,只要我们在外面犯错误,其他家长来告状,他不管谁对谁错,在人家面前总是先骂我们,有时甚至操起门栓上的小竹条,先打我一顿再说,直到人家回去或来拦他为止。所以,我特别怕他发“虎威”,也变得非常得乖。父亲其实也非常疼我,有时候我犯了错误,他也不舍得打我,总是说“要记心,如果下次再犯,就一起打”。当时我挺怕的,现在长大了,知道是因为父亲不舍得打我,才这么说的。

 父亲对我的表扬也是无声的。他平时偶尔会告诫我要好好读书,但每学期期末总是要我汇报一下考试成绩。当我考得好时,我会很高兴地对他说,并且拿着学校发的奖状给他看,他就非常高兴,并亲自动手,用米饭做浆糊,把我的奖状牢牢贴在墙上;但当我考不好时,他总是一言不发。所以每次当我成绩不理想时,我特别怕看到他这种一言不发的表情,也暗自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考出好成绩。因此,从小我学习就特别自觉,从来不需要父母亲提醒我做作业,一放学,总是先把作业做好,然后再去玩。记得我初中毕业时,家里的一堵墙上全贴满了我的奖状。

  父亲从来不溺爱我和姐姐。当我五六岁时,他就把我带着一起去干农活,读小学后,每当暑假,正值“双抢”(抢收早稻,抢种晚稻),我和姐姐就都被带去割稻、递稻穗,还要学种田。平时还要我跟着去拔蕃薯地里的草,有时甚至就派我一个人去拔草。也许是受他的影响,有时我虽然不大愿意,但还是去把任务完成了。因此,从小皮肤就晒得黑黑的了。

 我渐渐长大了,父亲渐渐变老了,他的“虎威”从我跳出“农门”去读师范以后,就几乎消失了。我大学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父亲总想着减少我们的负担,还是经常找活干;也还总是听不进我们的劝说,继续要种他的水稻,不肯放了农活。年前,他在外面工地干活时被压伤了脚,花了好长时间恢复。我发觉他头发又白了许多,人又苍老消瘦了很多,心里禁不住阵阵酸楚。

 真希望他健康长寿,虎威依旧啊!

 

一生一世爱能几回 - 潘 路 - ——金山林海,仙县遂昌


 

【潘路爱情老了,剩下的就是亲情 - 潘 路 - ——金山林海,仙县遂昌编制】

点击进入潘路的博客首页

http://pxj667203.blog.163.com/

天边的眷恋 - 潘 路 - ——金山林海,仙县遂昌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