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纳税人不存,国家焉附?  

2012-08-17 12:33:48|  分类: 適用法律法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税人不存,国家焉附?

纳税人不存,国家焉附?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评孔庆东“纳税人滚蛋”论   

姚文嚼字

一 中国有多少纳税人?

  沉寂多日的孔庆东又口出狂言了,那就是最近热传的“纳税人滚蛋”论。先将其在第一视频的发言整理成文字实录如下: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现在重庆在建设红色主题公园投资是25亿。
  孔庆东:嗯。
  主持人:然后还有一些地方他们拟建设投资公园,比如说广州是拟投资50亿元建设海洋公园。
  孔庆东:嗯。
  主持人:还有武汉也是拟投资200亿来纪念辛亥革命。
  孔庆东:嗯。
  主持人:嗯。
  孔庆东:这个钱其实不算多,要是你放在他们那个城市里边,你算一算,这个钱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个钱。因为我们这个很多人拿这个钱出来忽悠老百姓,说,你看,花这么多钱干这个事干什么?怎么叫钱多,怎么叫钱少,那钱给你一家算是多的,这钱分配到老百姓头上是很少的。要是一个人拿出几十块钱、拿出一百块钱来,做这么一个大、这样一个事业,难道说做什么事都不对吗?那你的意思这钱怎么花啊?我们现在有些人,有一少部分是汉奸,多数人是让汉奸忽悠的这些人,动不动就拿纳税人来说话,动不动就说我是纳税人,所以不能干什么干什么。你纳税人怎么了,我也是纳税人啊,你纳税人就有权利指挥政府吗?你纳税是应该的,你不纳税你给我滚蛋。你在这个国家你当然是纳税人了,纳税人不是人吗?你首先是人,然后你长大了你应该纳税。你少拿纳税人说事。我最恶心动不动就一口一个我是纳税人就如何如何的,你给我滚你妈的蛋。
  我们姑且不管大学教授是否应该出口成脏,也先不论“三妈的”学者是否适宜在文明古国通过现代技术手段撒野,这里单就纳税人问题,给孔庆东做一个简单启蒙。
  谁是纳税人?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即使你不是专门教法律的,但基本的法律常识却不应该低于普通民众。孔庆东张口就叫纳税人滚蛋,但他知道纳税人都包括哪些人吗?答案当然是而否定的,否则,打死他也不敢说出那样无知的话来。
  在孔庆东看来,所谓纳税人,无非就是那些大小私营业主,(至多,还包括工资超过一定额度后要交的所得税者),而这些业主们,其实正是孔庆东所仇恨的“私有制”产物,按照他的回归文革思维,这些私有制业主早就应该“满门抄斩”了的。但事实上,一个国家的纳税人到底都包括哪些呢?
  一句话,除了大小私营业主(国企当然更包括了)凡是在中国地盘消费的人们,都是纳税人。
  稍具税收知识的人都知道,商品流转性税收的负担都会向后道购买者转嫁,任何商品在生产运输各个环节上所发生的流转性税收最后都落在最终消费者身上。所以说,凡是在中国土地上买东西的人,都是纳税人。
  出国的人可能注意到一些国家商店里货价与税金分开算的情况。一样东西的标价是100,你买它却要支付110。发票上印得清清楚楚:多出来的10元是给政府的税金。
  中国的法定增值税率是百分之十七。石油产品、烟酒化妆品等商品另征收更高的消费税。商家企业经营所交纳的营业、房产、牌照、印花、关税等等的税收都会转移到货价中让消费者掏钱。税外还有费。3%的教育费附加是法定的。而各地各级自行加码的各种税费名目繁多,通通指向公民的钱包。
  既然全民都是纳税人,那么为什么孔庆东张口就会大吼叫纳税人“滚你妈的蛋”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孔庆东不懂起码的法律常识。否则,他真没胆量得罪全国人民。
  中国有十四亿人口,如果都滚蛋了,这个国家还存在吗?
    二 荒唐的“分摊论”
   当主持人提到重庆等话几十亿建造红色主题公园时,孔庆东辩解道:“那钱给你一家算是多的,这钱分配到老百姓头上是很少的”。这个,我们姑且叫做孔庆东的“分摊论”吧。不知道孔庆东是否知道中国目前还有多少人因为没钱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甚至吃不饱饭?即使都衣食无忧了,一个公园就要老百姓分摊几十或上百,那么,多如牛毛的国家、地方形象工程需要百姓分摊多少次的几十上百呢?正如一名教师给学生布置超量家庭作业,语文超量一点你认为无所谓,数学超量一些也无所谓,化学、物理等都超量一些,不就成了如今中国学生水深火热的结局吗?
  按照孔庆东的理论,一名贪官贪污几百万或几十亿,分摊到百姓头上也应该不是一个大数,也该是“可以承受之重”了,但谁能架得住中国的贪官遍地?可见孔庆东的分摊论有多么荒唐。
    三 可笑的“汉奸”论
    我们成年人每个人都是从“小时候”过来的,小时候有天真,也有幼稚,回忆那些天真幼稚,都是一个美好的享受。但再美好,也是因为基于我们心智尚未成熟的前提而言,比如,我们会回忆起小时候玩打仗或看电影的时候,总是可爱地要分出好人坏人。但假如一个人成年以后还要动不动就用“好人坏人”来评判电影人物或现实生活人事,那一定会被别人嘲笑为弱智的。
  可惜,孔庆东不懂这个道理,或者,他的心智真的就没有发育成熟,所以他以一个年近半百黄土快要埋到胸口的人了,居然还要一口一个汉奸长汉奸短地嚷嚷,真的是令我们这个泱泱大国情何以堪啊!
  当然,也许不能怪孔庆东一个人,因为这种好人坏人模式的汉奸论,真是左派愤青的普遍通病。对,这也许是一种流行性传染疾病!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像对同性恋的理解,是疾病而不是一种道德堕落一样,我们要怀着极大地同情心和怜悯心来看待孔庆东现象了。
  左派愤青的文革情节之一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或者用另一句话概括就是:反对即反动,反对派就是反动派。可惜孔庆东不是生在美国,否则的话,美国每四年出现一次几乎近半数的“反动派”,早就相互之间“满门抄斩”到亡国灭种了。
   四 纳税人有没有权监督政府?
    孔庆东对纳税人监督政府行为很“恶心”,所以大骂国人“滚你妈的蛋”。如果孔庆东是一位农民伯伯或工人叔叔,我们也不应太较真,因为从小到大,我们的教科书都似乎在刻意回避这些问题甚至于可以说是在做着不懈的反智宣传。但不幸孔庆东是大学教授,更为不幸的是孔庆东是在代表中国最高水平的的北大的教授。相对于北大曾经的校友如严复、章士釗、蔡元培、胡适、马寅初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名人来说,孔庆东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令人不齿。莫非科技的进步,一定要以人文的堕落为代价的吗?
  纳税人有没有权力监督政府或者说干预政府决策,只要回答一个问题就明白了,那就是政府是否需要倾听民意!如果政府对于纳税人的呼声一律以“滚你妈的蛋”回应,那结局肯定是,这个政府首先就该“滚他妈的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