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允许官员腐败,等于是皇帝发给忠诚大臣的奖金  

2012-06-10 12:10:06|  分类: 史料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允许官员腐败,等于是皇帝发给忠诚大臣的奖金

2012-06-10 00:23:37   7749人参与讨论

允许官员腐败,等于是皇帝发给忠诚大臣的奖金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历史上皇帝对于官僚们、贵族的腐败行为,一般来说是宽容的,有时甚至是放纵的。对于皇帝来说,他当然会在获得官员的忠诚与保持官员的廉洁之间,进行利弊权衡。经过权衡,他往往为了获得官员的忠诚而牺牲掉对官员廉洁的要求。

作者:梁发芾

中国古代是家天下,皇帝是国家的主人,董事长,官僚是受雇为皇帝经营产业的掌柜,伙计,相当于今天的经理团队。论理说,作为产业主人,皇帝应该是决不会容忍受雇干活的掌柜和伙计贪赃腐败的。不过事实却又不然,历史上皇帝对于官僚们贵族的腐败行为,一般来说是宽容的,有时甚至是放纵的。

皇帝愿意以腐败换忠诚 皇帝宽容腐败,是要通过允许大臣腐败来收买大臣们的忠诚和服从,也就是说,允许贪污腐败等于是皇帝给忠诚的大臣的奖金。对于皇帝来说,他当然会在获得官员的忠诚与保持官员的廉洁之间,进行利弊权衡。经过权衡,他往往为了获得官员的忠诚而牺牲掉对官员廉洁的要求。

《资治通鉴》)记载说,针对满朝文武贪污腐化成风的现实,有人建议东魏实际统治者高欢严加惩治。高欢不同意,他说,南方的萧衍和西面的宇文泰,都是东魏的巨大威胁,若打击贪污,“我急正纲纪,不相假借,恐督将皆归黑獭(宇文泰),士子悉奔萧衍。”高欢所说的南方萧衍,居然也有与高欢不谋而合的看法,也极力放纵贪污腐化。萧衍是南朝梁朝的开国皇帝,其弟萧宏既贪婪又无能。因为萧宏屋后有百间仓库,有人便告发他私藏武器,准备谋反夺权。萧衍听说大惊,乘机前去查看探访。探访发现,原来藏的不是什么武器,而是聚敛来的无数财物。这明显是贪污聚敛所得,但作为皇帝的萧衍不但不予追究,反而大加称赞:“阿六,汝生计大可。”只要你不造反夺权,贪腐又有什么关系!此后这个萧宏更是“夺民宅,都下东土百姓,失业非一”。

历代统治者大多会作出与高欢和萧衍同样的选择。著名的酒释兵权,正是如此。当了皇帝的赵匡胤对于兵权在握的军人们不放心,怕他们依样画葫芦,学着他的样子“黄袍加身”,于是请将军们喝酒,建议这些老军头,“释去兵权,出守大藩,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只要你不造反,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购买良田美业,歌儿舞女,腐败奢侈,有什么关系?在皇帝看来,与政治忠诚相比,腐败行为对王朝的威胁是间接的,其直接承受者也是广大的老百姓而不是统治者自身;而势力强大的官僚贵族的离心离德,则直接威胁统治者的江山社稷。两害相权取其轻,皇帝只能采取宽纵和容忍的态度。

当然,皇帝容忍或放纵腐败,有时也是出于皇帝对自己宠幸的弄臣的私爱,比如清朝的乾隆皇帝,对于宠臣和珅腐败贪赃行为的百般放纵。对于皇帝来说,天下是自家莫大之产业,给自己喜欢的人以贪腐的好处,也算是皇帝处分自家产业的权力。

腐败无法消除皇帝只能装“明智” 皇帝容忍腐败的另一重要原因是,专制社会中腐败是与生俱来的,无法消除的,“明智”的皇帝知道反腐败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于是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贪腐不是十分过分,皇帝也长期假装不知;在官僚阶层的强大压力下,皇帝甚至还要不断让步,满足大臣们的腐败需求。

明朝的朱元璋对于腐败并不手软,但是,他的后世子孙们对于大臣们的腐败行为,再也没有像朱元璋那样严惩不贷。到了清朝,无论康熙还是乾隆,都对贪赃腐败行为多有姑息,摆出一副宽仁皇帝的样子。雍正皇帝对于腐败行为虽然并不手软,可是对于普遍的腐败行为,他只好让步,实行养廉银制度。他给官员们发放了比官员俸禄多好多倍的银子,叫做养廉银,要求拿了养廉银的官员不必再贪污中饱。

但事与愿违。拿了巨额养廉银的官员们照样贪得无厌,继续向下级,向百姓,向前来办事打官司的人们强行索取陋规(今天叫做好处费,红包之类)。强索陋规成为清朝最公然的贪腐行为,大小官吏都借此发家致富。据今天的学者统计,清朝官场通过陋规从民间搜刮的收入,相当于正式赋税总收入。对于强索陋规之腐败行为,雍正皇帝也无可奈何,他说:“至于从前之陋规,今若但就一而事参劾惩治,而其余悉置之不问,则严于此而宽于彼,用法不得其平;若将既往之事一一追溯,恐大小官员,无人得免处分。繁扰纷纭,殊非为政之体,况不教而加之罪,乃圣人之所戒”。他儿子乾隆皇帝则说,“此等弊,只可去其太甚者,书役之弊岂能尽革?”显然,陋规遍布官场,人人有份,要革除是根本不可能的。既如此,倒不妨给大小官吏卖个人情,由他们腐败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