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fuyipingcq號振華的華夏心聲 1952-2012年

 
 
 

日志

 
 

南京现最霸气拆迁标语:拆天拆地拆天地  

2012-12-12 10:13:27|  分类: 華夏風情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现最霸气拆迁标语:拆天拆地拆天地

发布时间:2012-12-11 来源:东方网

南京现最霸气拆迁标语:拆天拆地拆天地 - 傅振华 - 重慶傅以平的博客

  “拆天拆地拆天地”影射出不为人知的秘密

2012年12月12日12:43腾讯·评论员:魏奇峰

“南京最牛的一副拆迁对联。”昨天,在西祠胡同上,有人发帖说,六合区长芦街道拆迁办门口有一副对联霸气十足。长芦街道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位于长芦街镇方水路5号。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到时,在大门口,果然看到一副对联,上联“拆天拆地拆天地”,下联“安民安心安民心”。(12月11日《现代快报》)

拆迁办平时干的都是力气活,拆了东头,又拆西头,时间一长,肌肉发达和手腕有劲后,就疏忽了对文化知识的学习。因此,在门口挂一副对联附庸风雅一下,或者是陶冶一下员工的情操,也是良苦用心之举。但是,殊不知,文化也有高低贵贱,更分高雅和粗俗之区别,不能信手沾来几句胡侃的词句,就捧为经典,甚至,当做座右铭或人性的信仰,让员工瞻仰之,这是非常可悲的事。

就拿“拆天拆地拆天地”和“安民安心安民心”这两副对联来说,如果抛开字外的意思,光看两句话,大家会发现,写这句话的人,肚子里还有几滴墨水,因为,其前后对仗还算工整。当然,如果将其放在特定的语境下,再加上字外的意思,我们不难发现,作此对联的人,其实是一个“半瓶水”,虽然肚里有几滴墨水,但是都“半生不熟”,在学别人咬文嚼字的过程中,始终以“狗头军师”的角色苟且安生,何其悲哉!当然,对这两副对联稍加推敲后,不难发现其中影射出的秘密。

拆迁是拆迁办的主要工作和职责,但是,有些东西可以拆,有些东西不可以拆;当然,有些东西能拆,有些东西不能拆。就如同一些“二道贩子”一样,他可以贩布匹,也可以贩药材,还可以贩小商品,但是,不能贩毒,也不能犯罪,更不能犯法。“拆天拆地拆天地”这句话直接外露出一种史无前例的霸气,甚至是傲视宇宙的狂气。试想,目中连天和地都容不下,拆迁办的人还会有手下留情的事吗?至于说拆迁是为了安民心,那纯粹是扯淡,或者等同于让瞎子指路。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是一句伟人的名言,他遇到事情都会有种想询问大地的冲动,可见,地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当然,有些人按照人是宇宙天地产物的观念,将天当父,将地当母。虽然,这种观点带有一定的唯心主义色彩。但是,可以证明的一点是,天地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极其高,因为,没有天地,地球又将变为一片馄饨,人类将不复存在。由此可见,当这个拆迁办写下“拆天拆地拆天地”这句话时,又影射出两层意思,其一,地球上一切能拆或者不能拆的东西,都被他们拆的一干二净;其二,他们已经拆红了眼,甚至变成了“独孤求败”,想通过拆掉天地来慰藉心中的拆迁欲望。

那么,是什么给了拆迁办此种霸气和狂傲?毋庸置疑,当然是其手中的权力。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种权力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正肆无忌惮的踩踏着民心和民意,因为,其早已失去监督,更失去了可以约束其行为的笼嘴和缰绳,甚至是对其过错进行责罚的鞭子。所以,在日常的肆意妄为中,一点点的助长了其飞扬跋扈和不可一世的嘴脸。当然,如果再往深处思考一下,天地的政治象征,我想大家心知肚明,那么,一个小小的拆迁办,竟敢藐视,甚至公然向“天地”发起挑战,这种举动不仅令我们毛骨悚然,而且,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龙虎网讯 “南京最牛的一副拆迁对联。”昨天,在西祠胡同上,有人发帖说,六合区长芦街道拆迁办门口有一副对联霸气十足。

长芦街道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位于长芦街镇方水路5号。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到时,在大门口,果然看到一副对联,上联“拆天拆地拆天地”,下联“安民安心安民心”。

“这副对联已经挂了好久,每次经过都要忍不住看几眼。”附近一家商铺的店员说,他感觉对联太趾高气扬了。一位路过的市民说,自己对拆迁办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这话好像说得有点大,拆迁就是拆房子,怎么拆天拆地了?”

在拆迁办的大厅里,墙上还贴着不少标语,比如“征地拆迁的舞台,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创先争优的实绩,谁一般谁好让群众品品”。此外,还有“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踏破鞋皮”。

街道分管征地拆迁安置工作的工委副书记王小康说,网友说的对联是他想的,是2010年底提出来的。他说,长芦街道位于南京化工园区内,中心工作就是服务园区发展,“发展就要用地,就要拆迁。”长芦街道从2000年开始为化工园供地,原来4万多人口,目前还剩1万多人。今年,长芦街道与玉带街道合并为新的长芦街道,在三到五年内,原长芦街道辖区要迁走所有人口。

王副书记说,之前也有人质疑过,觉得这话说得太大,但他本人的态度是:“人什么都可以想,但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做。”他承认,拆迁是个比较敏感的工作,他们平时都是坚持依法拆迁。“至今辖区内还有好几个钉子户,有的谈了几年了,谈不下来就只能磨嘴皮,争取感动对方。”他说。“拆天拆地”其实是鼓励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努力工作,而不是一种权力的宣扬,也不是乱拆迁。(人民网)

任志强:老百姓的买房钱 被政府拿走七成

发布时间:2012-12-08 来源:新华网

日前,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表示,下一步税收制度改革的重点将包括对房地产交易环节征收的有关税种进行简并,并研究逐步在全国推开房产税等。

谢旭人的表态,再次引发了社会对房地产行业税费的讨论。高企的房价中,有多少是交给政府的税费?换句话说,老百姓的买房钱,政府拿走了多少?

《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统计得出,商品房从拿地开发到卖给购房者,其中涉及到向各级政府缴纳的税费一共七大类具体37项,占整个房屋销售金额比例低则50%,最高甚至超过70%。

税费多如牛毛

《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专业人士归纳统计得出,如果把房产商开发一处楼盘过程,从立项到完成销售进行分解,整个过程向各级政府机构缴纳税费涉及到七大类37项支出。

这些支出包括房地产开发前期的土地出让金、拆迁管理费,以及后期的营业税、印花税、城建税、企业所得税等。

专家表示,以上37项税费成本支出中,比例较大的是土地出让金和各种税款。由于全国各省市收取标准不一样,企业负担并不完全一样,平均水平占到卖房款项的50%以上。

这一结果在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2009年向两会提交的报告中也得到了印证。该报告说,以北京为例,开发企业在房地产开发过程中需要与20多个政府部门打交道,需要缴纳的各种费用多达20多种;广州的开发企业在开发过程中需要与30多个政府部门打交道,缴纳20多种收费。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的数据还显示,从单个城市来分析,上海的开发项目总销售收入中流向政府的份额最高,为61.84%;而北京市流向政府的份额为42.42%。

任志强:政府拿走七成

但是担任该商会轮值主席的著名地产商任志强表示,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这份报告中,对房价构成的分析,并没有将政府收取的各种税费完全计算在内,如规费、证费、市政基础设施费等。同时,也未计算上下游产业中的税费,这些也是政府的所得,如施工单位上缴的各种税费、建筑材料生产与购买环节的税费、设备生产与交易中的税费等等。

“若将上述因素都考虑在内,政府从房价中分得的份额,要远远超过70%的比重。”任志强说,这表明,老百姓的买房钱,被政府拿走了七成以上。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以上税费支出,无论科学或者合理与否,都还仅仅是阳光下看得见的支出。而在房地产行业,向各个“衙门”公关,也是公开的秘密。而这笔费用支出,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北京的一位房地产经理人抱怨说,他曾经为一个项目,前后跑了40多个政府机构,要盖40多个公章,每个环节,公关与不公关的办事效率大不一样。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多一天就意味着银行融资的财务成本增加。

(国际金融报 孙小静)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